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
来源: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发稿时间:2020-03-30 22:35:51


从SARS、埃博拉到2019年的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一直是严重危害全球健康的主要病种之一。这些疫情发展史更让我们深刻体会到当务之急是对于广谱的抗病毒药物的研发。

“对国防部来说,今天是个悲伤的日子,因为我们第一名现役军人被新冠病毒夺去了生命。”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在声明中说,“这是我们军队的巨大损失,我们向他的家人、朋友、同事以及整个国民警卫队表示哀悼。这一消息强化了我们与跨部门合作伙伴加强合作、以阻止新冠病毒的决心。”

【海外网3月31日|战疫全时区】当地时间30日,加拿大安大略省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大幅增加,创该省单日最大增幅。

令人欣喜的是,通过与中国疾控中心合作,研究团队发现carolacton也能有效的抑制新冠病毒在人体细胞中的复制,而且抗病毒有效浓度远远低于细胞毒性浓度,展示出了良好的成药性。

“我们现在初步的结论是它的免疫通路会保持一定量的防御状态,但不会免疫过激。像人感染SARS等病毒最后会死于过度的炎症反应,但是蝙蝠的炎症反应和先天免疫不会过激,所以它也不会受到损伤。”

研究团队进一步发现,RNA病毒包括腮腺炎病毒、马六甲病毒、寨卡病毒等都对MTHFD1的缺失非常敏感,而MTHFD1的抑制剂carolacton对于上述病毒的复制有非常强的抑制作用。这个现象在蝙蝠和人类细胞都很显著。

非常有意思的是,以前的工作在人体细胞的全基因组筛选病毒宿主因子都没有发现MTHFD1。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蝙蝠细胞的MTHFD1表达水平比人类相应组织的细胞要低很多,这可能和蝙蝠适应飞行生活的生理变化有关。

蝙蝠为何“百毒不侵”?

人类需要广谱抗病毒药物

通过对两个课题组的筛选结果进行比较,研究团队发现其中都包括细胞内吞作用和蛋白分泌通路的重要基因,这些跟人类细胞的病毒感染是类似的,说明蝙蝠细胞和人类细胞的病毒感染对这些通路的依赖是保守的。